沈七夜因为梁鸿雁的缘故是最后一个穿过桃林小径的,等到他到了以后,药园的另一端已经人走了大半,而剩下的无不是在感慨着药园的神奇。

“哇,这里就是药园,好神奇。”

“如果不是我们从神宗穿过来,我还以为我们到了新西兰的牧场。”

“天啊,在昆仑山的深处怎么会有这么一大片的草原?”

当沈七夜完穿过小径后,一片波澜壮阔的草原迎面扑来。

没错,就是大片大片,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而且在这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原中,零星分布着森林,湖泊,兔子,黄羊,飞鹰,麋鹿…….

即便是沈七夜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而且已经听李清菊绘声绘色的形容过过药园的独特,他也是失神了足足有十秒钟。

“七夜,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杨朝过来眉头微皱的问道。

从药园开启在到药园关闭,留给他们的只有十天的时间,杨朝梦寐以求精英弟子的身份,就看他这十天的努力了,但是从梁鸿雁,武穆,与李清菊给他信息,却是既然相悖。

按照李清菊所说,这一片大草原上的中央是一块黑色的巨石,他们只有到了那一块巨头的附近才能采取神药,但是梁鸿雁与武穆的说法,他们只有在药园的时间只有十天。

若是错过了十天的时间,没有返回到这一片地方,那么他们将会在药园中困上三十年。

对于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消息,杨朝刚才已经懵逼了许久,沈七夜的脑子比他好使,杨朝现在只等沈七夜来拿主意了。

黄色毛衣大辫子女生唯美室内照

但沈七夜并没有立刻回答杨朝的问题,而是四处打量了一下,似乎在找人,现在留在这里的人,比刚才从外面进来已经少了大半,沈七夜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人。

“秦飞明人呢?”沈七夜眼眸微眯道。

“我们找他做什么?”杨朝一愣反问道。

“杀了他!”沈七夜附耳说道。

杨朝立马被沈七夜吓了一大跳,急忙将沈七夜拉离了人群,小声说道:“七夜,你疯了吗,我们杀秦飞明做什么,宗门严禁弟子互相残杀,你若是杀了秦飞明,武穆大师兄绝对不会放过你。

这便是沈七夜与杨朝的最大区别,杨朝只想着赶紧采得神药,然后返回药神宗,成为梦寐以求的精英弟子,但沈七夜却能预判,不除秦飞明,将是他与他茅舍师兄师姐,包括梁鸿雁的一大心头大患。

按照李清菊所说,进入药园的十区弟子中,有些人不光是为了采得神药,而是为了杀戮,为了复仇,在这么一大片草原中,死了一个秦飞明又算的了什么?

谁又能在这偌大的药园中,一口咬定秦飞明就是他所杀?

“杨师兄先别管这些,我问你,秦飞明人呢?”沈七夜语气重了三分重复问道。

“走了,他刚进入药园就开始狂奔,他还带上了王楚,估计这会都已经跑出了几里地了吧。”杨朝见沈七夜面色凝重的样子,问道:“对了七夜,你还没说,你为什么要杀秦飞明?”

即便杨朝这一排茅舍被秦飞明欺负的最惨的时候,杨朝与梁鸿雁也没有想过要杀掉秦飞明与石中玉,但就从沈七夜角度来看,无论将来梁鸿雁能不能彻底压过石中玉,能一同进入药园,先斩掉石中玉的一只左膀右臂,这是天赐的良机。

但现在秦飞明人都已经跑远了,多说无益。

沈七夜简单回顾了下梁鸿雁,武穆与李清菊对于药园信息冲突的地方,先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便是先去看看药园中所谓的大人,那些奇特的生物,到底与外面的生物有何差别在说。

“杨师兄,我们进入药园后,有两大威胁,第一就是药神宗其他各区,与我们抱有同样目的的外门弟子,第二就是药园的奇特生物。”

“但药园如此之大,我们会不会碰上其他各区的外门弟子另说,但是我们一定会碰上那些药园的大人。”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你觉得呢?”

沈七夜与杨朝的目的是为了采得药园中的神药,而那些神药都是药园中那些大人们的食物,这样就注定了沈七夜与杨朝肯定会与那些药园中的奇异生物相遇。

“好,反正我们还有十天的时间,七夜我都听你的。”杨朝猛拍大腿道。

“走。”

说完,沈七夜与杨朝便顺着太阳的方向,没入了茫茫草海。

而他们身后的一群世俗子弟或者落单的药神宗外门弟子,在欣赏完了药园的风采后,也相继出发,药神宗三十年一个轮回的药园开启日,就此拉开了序幕。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