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鑫恨不得现在弄死沈七夜啊,但是他刚才已经吃过大亏,知道这家伙看起来不怎么样,其实是个高手,他也是不敢,只能放放嘴炮。

沈七夜看着金鑫凶狠的样子,真是失望至极,不光没有学生的样子,更是连社会上的混混都不如。

混社会,下拜大哥,上拜关公,忠义当头,像金鑫这种富二代,仗着家里有几个钱,连老师都不尊重,这样的人如果出了社会,肯定是撞的满头包。

“你不服?”沈七夜摇头无语。

金鑫面目狰狞的吼道:“我服你才怪,老子天不怕地不怕,我服你一个生活老师,我金鑫跟你姓沈。”

“那你怎么才服?”沈七夜好笑。

金鑫见沈七夜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他决定把事情闹大,闹的越大越好,他还不相信,一个区区生活老师能有什么背景。

“沈老师,你想让我金鑫服你也简单,有本事你把刚才的人全都抓起来,今后在乌华中学,我第一个服你。”金鑫看着沈七夜冷笑的说道。

“好。”

说完,沈七夜双手背后,重新没入了夜色中。

金鑫一愣,他倒是想问沈七夜是几个意思,但是追出去问多没面子啊,他干脆搬了一条凳子坐在门口,他倒要看看沈七夜能玩出什么花样。

这时,陆陆续续有其他的生活老师查房巡逻回来,见到金鑫坐在了禁闭室的门口,直接就炸了啊。

牛仔吊带美女户外的甜美笑容随拍

“金鑫被关禁闭了?”

“有没有搞错,谁把这个富二代给抓起来了,这是不要命啊。”

“唉,上个月陈老师就是把一个富二代关了禁闭,不出三天,就进了医院,现在连凶手都没找到,这是何苦。”

“是啊是啊,现在的富二代无法无天,安安心心赚工资就好,何必搞事呢。”

几个生活老师可不敢让金鑫听到这些话,离着足足有几十米远在讨论这事。

而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金鑫反倒觉得自己很有面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就这么坐在门口吹风,还时不时的对着人群吹起了口哨。

这又让几个生活老师八卦心大起,纷纷在追问到底是哪个生活老师,吃了雄心豹子,敢管金鑫的禁闭。

这时,王勇从医务处理好了伤口回来,毕竟被金鑫两巴掌脸都打肿了,这要是不处理下,老婆孩子肯定要追问,他也不想让他们为自己担心。

“卧槽,老王,你的脸是被谁打的?”一个热心肠的男老师问道。

王勇用眼神指了指金鑫说道:“还能是谁!”

几个生活老师,顿时一脸的后怕,劝起了王勇。

“老王,你不要命了,连金鑫的禁闭你都敢关啊。”

“是啊,你看他有怕你的样子吗,还不赶紧把人给放了。”

“我跟金鑫打过几次交道,想必他会卖我一个面子,这样,我带你过去赔礼道歉。”

一群生活老师说着就准备拉着王勇过去道歉,不是让打人的道歉,而是让王勇这个挨打的,向金鑫道歉。

这一幕说不出的讽刺。

王勇顿时不干了,冷哼的说道:“不去。”

他确实斗不过金鑫,但是他脸都被打肿了,还要向凶手道歉,即便他这个老油条也做不到。

“老王,你疯了啊,你知道关金鑫的后果吗?你也不想想,你搭档陈老师的后果?难道你也想住院?”那个热心肠的男老师苦口婆心的说道。

一连三问,王勇瞬间被问住了,其他生活老师也象征性的劝了几句,他们都还以为王勇拉不下这脸,向金鑫道歉。

但是,金鑫显然是跟沈七夜斗上了,他就是过去道歉也没用,何必过去再丢人。

“人不是我抓的。”王勇说道。

“啊?不是你抓的?”

“那到底是谁抓的?”

“老王,你快说啊,金鑫肯定是憋着一肚子坏水,正准备报复呢,你还不快叫那个抓金鑫老师过来道歉啊!”

正在众人急的要死的时候,沈七夜押着七八个男生,到了后勤部。

他走在前面,七八个男生跟在后面,每个人都佝偻着身子,一脸的垂头丧气,像是一群打了败仗的小公鸡,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麻痹啊,这又是什么情况,这七八个男生不都是金鑫的同班同学吗?”

“他们难道也是来关禁闭的?”

“如果真是这样,乌华中学的天都要塌了啊。”

但是,金鑫比比这群生活老师更震撼啊。

他可是比这些人的老大,对他们的了解,远超这些生活老师。

三年的同学,又是培养感情,又是请他们消费,这七八个人才死心塌地的跟着他混。

谁能想到,这才半个小时不到,沈七夜竟然领着他们直接到了后勤部。

金鑫都有点不敢相信,你们身上也没绑绳子啊。

“你们一个个是废物吗,姓沈的走到哪里,你们跟到哪里,你们他妈的不会跑啊。”金鑫走到众人面前,恨铁不成钢的吼道。

“鑫哥,你以为我们跑的了吗?”领头的胖子,用余光暼了一眼沈七夜,见他如见鬼神,肥肉一阵狂抖。

金鑫不信,反问的说道:“姓沈的,敢对你们动粗?”

他先动的手,沈七夜反击,这叫正当防卫,就是闹到学校那,也是他有理。

所以金鑫一直没有公开闹。

但是沈七夜要是敢胖子他们动手,别说闹到学校,就是闹到外面,他金鑫都有这个门路,保证分分钟教沈七夜做人。

“鑫哥,这姓沈的根本不是人啊。”

“他是鬼。”

“鑫哥,你别怪我们怂,是这个新来的太猛了,我们根本不敢跑啊。”

众人一言我一语,金鑫脸色大变,他第一次正式起沈七夜这个生活老师。

“沈老师,看不出来,你还挺有两下子。”金鑫站了起来,走到了沈七夜面前说道。

“凑合。”沈七夜不咸不淡的说道。

“沈老师,你谦虚了,徒手把篮球捏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金鑫看着沈七夜冷笑:“沈老师,你在社会上混过?”

一个人想把篮球捏爆,而毫发无伤,这不光需要蛮力,还需要技巧,再联想到沈七夜刚才制服自己的两招,金鑫这么想没毛病。

“混过几天。”沈七夜说道。

“今天算你牛逼,我金鑫服了,三天就是三天,少一个小时我都不会出来,但是等我出来……沈老师,你给我走夜路小心着点。”金鑫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后说道。

然后给了七八个男生一个眼色,他们都自觉进了禁闭室。

一群生活老师,包括王勇都看呆了,这是不死不休的前兆啊。

第二天清晨,当黄学贵得知金鑫在内的一群学生被沈七夜关了禁闭,他吓的茶杯都直接摔在了地上。

“沈七夜,你是真虎啊!”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