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需要忙活着收编小城里,那个怀恩多特自治会的事情,胡彪这一趟在废土世界待了一个多礼拜。

按照他与老亨利的友好协商下,所达成了一系列协议。

在最短的时间里,将需要在两地之间进行一次换防。

具体上,就是怀恩多特小城那边,除了少量的精锐人员留下当做向导,其他人都会被送到甜水沟子城来。

在这里,他们能够接受必要的治疗,还有丰富的食物和温暖的环境进行调养。

总之在这个冬天里,会将他们早就亏空的身体将养过来。

而甜水沟子城这边,将会出动一排的近卫军战士和一个两百人的民工队伍,驻扎在怀恩多特城建立收容和中转站。

同时,相关的冬捕行动也将会是面的展开。

主要是胡彪带回来的那一百来公斤鱼肉,在加入了一点方便面调料包,做成了鱼汤之后受到了巨大的好评。

一点都不逊色于,当初小白菜出产的那一次加餐活动。

有鉴于此,让胡彪清晰的认识到了甜水沟子城的人民,需要长期、大量的鱼肉供应。

唯一的问题是,胡彪目前手头的十两多地形车,部都被放出去活动了;而两地之间遥远、糟糕的路况,只有那些家伙才能搞定。

萝莉美女点点樱唇公园唯美写真套图

像是使用推土机开路,车队缓缓前进的方式,也不是说不行。

但是那样一路的消耗太大,随着目前库存的橡胶、塑料制品越来越少,炼油厂即将没有原料使用的状况,胡彪决定还是等等好了。

只有等其中距离最近的三台被调回来,才能就此拉着换防的第一批人员和物资,的前往怀恩多特小城。

只是当胡彪在城里,苦等着那些多地形车返回的时候。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随着一份快递的被送达之后,顿时在表面平静的一片祥和之下,引起了一场多大的风暴来……

羊城市区、某个保密的电子研究所。

入职不到半年的实习生钱大钧,在嘴里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之后,开始拆开了手边一个小小的快递盒。

没办法!原本他们的工作就很忙,加班、熬夜什么的就成了正常的状态。

每天用来睡觉的时间,也只算是勉强的足够。

但是人的一生之中、特别是这种单身狗的人生中,总不可能是只有工作和睡觉,妹子这种生物依然是不能缺少的必需品。

为此,钱大钧最近一有时间就与一个学妹聊天,试图解决掉自己的老大难问题。

好在钱大钧的进展似乎还很顺利,昨天更是聊了半个通宵后,总算是让妹子答应了今晚一起去看电影。

于是乎,今天他上班的精神差了一点,貌似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而比起打瞌睡更合情合理的事情,则是他这种小透明一般的实习生,帮上级刘教授做着拆快递的私活了。。

研究所的刘教授,那可是国内著名的电子专家,业界公认的大牛。

经常有着不明来历的快递,写着他的名字被寄送来;其中很多是邀请函,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

问题是对于这种来历不明的快递,事物繁忙刘教授怎么可能那么多的空闲,一一的亲自来拆开看看。

所以这样的工作,就落在了实习生钱大钧的头上。

按照以往的惯例,若是一些没用的东西自然是直接处理掉,只有极少有价值的东西,才会被他上缴上去。

而在打开了快递盒子之后,看着里面被揉吧成一团,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旧报纸。

本能之中,钱大钧就这里面的装着的东西,当成了毫无价值的破烂给扔掉了。

好在他打算信手扔掉了之前,还是将揉吧成了一团的报纸打开;顿时一个小小的气泡袋里,十枚小小的芯片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以钱大钧的职业敏感性,他一眼之下就发现了这些芯片有些不一样。

准确的来说,这些普通人看起来可能无感的小玩意,在他的眼中充满了艺术品一般的精美感。

一看之下,就是精细加工出来的产品。

但是更多的情况和细节,就不是仅仅靠着他带着八百度的高度近视眼镜,还有少少的工作经验,就能够分辨出来的事情了。

为此,他重新将这些东西收进了气泡袋。

并且附上了一张便利贴,写上了这些芯片的具体相关来源之后,就放到了一位身为刘教授助手的办工桌上。

至于刘教授本人,说实话以钱大钧的级别,往往一个礼拜的时间下来,都很难与其说上一句话,

接下来,钱大钧然忘记了快递这点事情,

拆开快递后发现有价值的物品上缴,按照以往的程序来说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随后的时间里,钱大钧就投入了一个繁忙的工作之中。

主要是带他的师兄说了,只要他今天在下班之前,完成交代下来的任务;他晚上请假去看电影的事情,准了!

一想到师妹在朋友圈里,那些青春动人、身姿妖娆的照片,钱大钧连瞌睡都没有了。

他身充满了火热的激情和干劲,工作的效率对比起平时来,起码提升了50。

这样的情况,直到在他的耳边响起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抬头一看之后,这货差点连尿都吓出来了。

那是平时连面都难得一件的刘教授,正带着一大票正式和助理的研究员,杀气腾腾的向着自己都来。

在那一幅幅金丝、又或者黑框眼镜之下的眼珠子里,充满了血红色狂热,似乎要活活的撕了自己的架势。

“糟糕!难道是我用实验室的高速网络下片子,终于是惹出了大麻烦了,不是说这里的防火墙都是顶级的么?”

一时间,想到了某个可能了小胖子钱大钧面无人色。

“交出来,快点。”

明显在克制着情绪的刘教授,从牙缝里憋出来了这样的一句话。

闻言之后,被吓坏了的钱大钧指着自己的电脑,嘴巴里结结巴巴的说到:“在电脑的f盘、最新前沿科技文件夹、岛国动态技术文件里面。”

才是说完,平时与他关系极好的师兄,一把就推开了他,一路点着鼠标、直到出现了60多g的影音文件。

用力的揪了一把头发后,师兄咆哮的声音响起:

“我要的东西不是这玩意?你上午不是拆了一份快递么,那个盒子和其他的包装物在哪里?马上的找出了。”

当一分钟之后,当钱大钧从桌下的垃圾桶里,翻找出的小小的快递盒和那一坨旧报纸,被刘教授宝贝一样的抢过去的时候。

钱大钧的脑壳里顿时就是灵光一闪,想到了很多的东西。

比如说:那几块小小的芯片,可能是逆天一般的东西;又或者,今天晚上的那一场约会,怕是彻底的没戏了。

问题是他之后在刘教授等人顾不上自己,打算偷偷的联络一下学妹,告诉今天需要加班的时候。

发现了平时都是满格的手机上,那是连一个信号都没有了。

同时,研究院的高速网络,也是再也发不出一条消息……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