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龙王之我是至尊最新章节!

不少人在那里等着看好戏,聚雨酒楼的老板亲自到场,想必会让大家在剑灵大会开始之前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

因为他们都闻到了现场当中的火药味。

“文伯,身上的伤是谁打的?”

聚雨酒楼老板走过来,看到了儿子身都是伤口,怒气顿时像海啸一般冲上心头。

他好歹也是这座城的地头蛇之一,实在是没想到有人居然这么大胆,敢在他的地盘动手。

而且还将他的儿子打的面容扭曲,这估计治好了,以后都会变成一个丑八怪。

要知道,他连骂都舍不得骂自己的儿子。

今天无论是谁,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爸,是那个女人,她动手打的我,一定要帮我报仇啊!”

地成文伯连说话都辛苦至极,颤巍巍的抬起手指,指向了对面的天蚕针灵。

此刻天蚕针灵正低着头,摆弄自己的手指。

马尾辫戴帽子清纯女生碎花裙清新写真

而林天佑则双手反枕在头上,闭目养神。

似乎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并未察觉。

“一个女人也敢打我的儿子?”

聚雨酒楼老板目光一凝,踏步过去,眼中怒意难以遏制。

这个女人够嚣张的,打了自己的儿子,竟然还那么随意。

看来,他有必须教教这个女人,他成家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只不过,当他靠近时,看到了天蚕针灵,就感觉这个女人越来越眼熟。

天蚕针灵也看到了聚雨酒楼老板,不由一愣,难道说这个家伙就是成文伯的老爸?

昨天夜里聚雨酒楼负责人被林天佑威吓之后,第一时间找来了聚雨酒楼老板,在见识到了主人的强大,这个老板怂的像条狗,不但把最好的房间给了他们住,甚至对于天蚕针灵的各种无礼条件也是立刻答应。

“您怎么在这里?”

聚雨酒楼老板问道。

事实上,他进到剑灵会场的时候,就看到门口停了一辆身镶钻的豪华马车。

这辆车一看就是他家的。

只是他没有想过,这个车会是天蚕针灵乘坐过来的。

毕竟昨天被林天佑吓了之后,他就先行回家,把事情都让酒楼负责人来处理。

“原来就是那个混蛋的父亲啊?”

天蚕针灵脸上划过一抹玩味的笑意。

她指了指旁边靠在椅子处小憩的少年,道:

“我主人都在这里,说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什么?、是说那位龙皇也在这里?”

聚雨酒楼老板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是啊,我主人说今天来剑灵大会里玩一下,看看有没有厉害的剑灵可收。

结果呢,儿子却跟我家主人抢起了座位。

还对我家主人出言不逊呢!”

听到这些话后,聚雨酒楼老板已经是冷汗直冒了。

刚才因为太生气,目光只集中在天蚕针灵的身上,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天蚕针灵身边还坐都会一个少年。

他可是亲眼看到自家的保镖被打翻的情景,暗道今天儿子算是闯了天大的祸事。

他现在能做的只能尽量平息林天佑的怒火。

偷偷瞄了林天佑一眼,发现这个少年仍然闭目小憩,表情不悲不喜。

这让他稍微有些心安。

当下,他对着杏儿道:

“是不是跟天蚕小姐抢位置的?”

“是……是的,但我也是为了公子能有好位置才去跟人家抢的。”

杏儿一愣,她心头涌上了一抹不详的预感。

啪!!

聚雨酒楼老板一巴掌扇在了杏儿的脸上,这个长相还算漂亮的侍女,当场被打的在半空翻飞,晕死在了地上。

“爸,干嘛啊,这可是我的侍女,不帮我,还帮起那个外人来了?”

成文伯大叫,完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自己的父亲怎么说动手就动手?

“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聚雨酒楼老板低声喝道。

自己的这个儿子,平时没少给他惹事,可今天居然惹到了龙皇鬼帝的头上了,这不是找死吗?

龙皇鬼帝是冥界的最强鬼帝,越级斩杀鬼神如杀鸡,他的儿子千万魂力都不到,龙皇鬼帝要杀他,还不是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个畜生,天天就知道给我惹麻烦,立刻给我滚回家去!”

聚雨酒楼老板对着儿子踢了一脚,怒吼道。

他这么喝骂儿子,当然是为了保住儿子的性命,让儿子快点离开。

成文伯气的咬牙切齿,但看到父亲怒火中烧的样子,也不敢反驳什么,他擦了擦脸上的鲜血,想爬起来离开。

但他的骨头碎了好几根,完站不起来。

“混蛋!”

聚雨酒楼老板上前,一把将儿子捞在腰边,然后对天蚕针灵道:

“天蚕小姐,我儿子不懂事,等回去之后,我一定家法处置。

还请您能够原谅。

至于龙皇,等他醒了之后,您可要多多为我说两句好话啊!”

“要说自己去说,我可不管!”

天蚕针灵摇头拒绝。

她还打算找个机会杀了成文伯呢,怎么可能会原谅?

“天蚕小姐,您一定要帮我啊!

这样,等您回到酒楼,我让您进我的宝库随意挑选宝物,如何?”

聚雨酒楼老板哀求道。

“那我试试吧。”

听到可以挑选宝物,天蚕针灵有些心动了。

见天蚕针灵答应,聚雨酒楼老板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想在林天佑还没有醒来之前,先行离开。

“光打一个侍女,这样就行了吗?”

就在他刚要转身,林天佑冷冷的声音缓缓响起。

聚雨酒楼老板一滞,对上了林天佑那双冷漠的双眼,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他想都没想,直接把儿子放在地上,反手一巴掌打了在儿子那张已经破了相的脸上。

这清脆的一巴掌让在场的宾客都愣住了。

他们难以置信,聚雨城的一个地头蛇,居然会被那个少年吓成这样?

连儿子都不得不去打?

当事人成文伯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如果不是脸上的剧痛,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动手打自己。

“龙皇少爷,犬子我已经教训过了,还请给个面子,饶他一次吧!”

聚雨酒楼老板拱手行礼道。

今天他的脸都丢光了,但他不敢有丝毫怨言。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