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身旁都是沉重的呼吸声,躲在白庆坛怀中的隆渺低声哭泣起来,这是后怕了?

先前一个救援不力,隆渺的脖子就会被那怪物的大手硬生生掐断。

她从死界边缘打了个转儿返回来,不后怕才怪,哭才是正常的。

“渺渺,是我不好,没能保护好你,我该死!没用!”

白庆坛在安抚隆渺。

我暗中赞叹:“白庆坛其貌不扬的,但关键时可真会说话,听听人家这话说的?啧啧,水平真高,相比之下,赵飘飘说话就太直、太硬了。”

白庆坛能俘获美人芳心果然不是吃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