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着的声音都忍不住提高了一个声调。

“他们都不是笨蛋,如果你想跟他们交涉,最好就是把自己再伪装一下,不希望你赔了夫人又折兵,要不然你的下场会很惨。”

上位者的声音忽高忽低,看着他一脸兴奋的脸色,忍不住开口泼了一盆凉水。

“主子放心,卑职一定小心翼翼,不会让他们发现我做得手脚。”

来人看着上位者对自己的提示,压根儿就不怎么在意。

这可是自己的主子第一次,答应自己的要求,既然如此,他一定要做出成绩向他证明,选择自己是没有错的。

上位者摆了摆手,接受到指令的来者,当下便离开了这里。

渭水岛屿,雅苑。

杨辰从阁楼离开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雅苑,此时的景炎一脸焦灼的在原地打转。

还时不时的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几眼,看那模样应该是在等候着杨辰。

杨辰静静地撇了他一眼,迈开自己的步子,便朝着屋里边走了进去。

“怎么样?你都说了什么?”

公园里的纯情少女宛如初恋般动人

景炎看着进门的杨辰急急忙忙地迈着步子凑了过去。

一脸的好奇和兴奋,之前在火树丛林那么惊险的走了一遭,他很想知道楚牧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是什么反应。

“还能说什么,实话实说而已,不过他已经派人去火树丛林了。”

杨辰进门缓缓抬步坐在了桌子旁边,给自己自斟自酌的倒了一杯茶。

冒着烟雾的茶水递到了他的口边,清亮的眸子始终观察着眼前的景炎。

“不过我怎么看着你这么兴奋?你到底在想什么?”

看着景炎一副在看戏的表情,杨辰颇为无奈地笑了笑。

“当然兴奋,有人在禁地里搞事情,不就是在楚牧的眼皮子底下点火,这种情况他要是还能忍的话,我真佩服。”

景炎口中说得都是些风凉话,让听着的杨辰愣是没开口再说一句话。

沉默了半天,看着杨辰不曾说过一句话,景炎不由得抿住了自己的嘴,没敢再多说一句话。

“人家后院着火,你倒是挺开心,有没有想过咱们两个就是池鱼,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往后行事,多留意一点省得会进别人下的套。”

意料到未来某种可能性的杨辰,出于谨慎考虑,忍不住多向景炎交代了几句。

“放心吧,我知道了,只不过这个时候再去火树丛里那些人不会跑了吧?”

景炎把杨辰的话牢牢地记在了心里边,脑海中突然回想起来,他们两个人离开火树丛林已经有一段时间。

这个节骨眼上楚牧在带着人过去,可能什么都碰不到。

“……”杨辰听到景炎的话,嘴角勾勒出来一丝浅笑,“确实碰不到,而且应该什么也查不到。”

杨辰回答着自己这十分笃定的神色,让景炎更加困惑,既然知道这次去碰不到什么,为什么还要让楚牧的人去呢?

“什么情况?”

越来越迷糊的景炎现在都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辰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让他们白跑这一趟。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仅仅是我的猜测而已,若真的能够找到什么最好,若找不到只能说明了其他的问题。”

杨辰的脸上露出了意会不明的笑意,看得一旁的景炎一愣一愣的。

每句话只说一半,让他好奇死了,可偏偏自己又问不出来。

渭水岛屿,族长阁楼。

一道黑影疾驰在阁楼旁边,停了下来,下一秒闪失已经出现在了族长的房间。

因为刚才杨辰汇报给他的事情,楚牧整个人都处在紧绷当中。

他实在没有办法想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之间会有人在火树丛林之中炼制火树银果。

“什么情况,有没有发现什么?”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楚牧迫不及待地开口询问着。

“回禀族长,我等已经好好看过,并没有什么东西,不仅没有人,就连你所说的祭台都没有。”

黑影一五一十的回答,让站在那里的楚牧浑身的紧张缓和了半分。

“你们有没有好好搜查,火树银果,只有可能在火树上炼制,如若那里没有什么东西的话,怎么可能会有火树银果!”

听着来人的回答,楚牧斟酌了再三道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他清楚,这火树银果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从火树之上炼制出来的。

如若不是他们没有好好搜查的话,怎么可能会找不到一点的蛛丝马迹。

“回禀族长,我等诸人真地已经好好地将那里搜查了一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莫不是这其中有什么其他的蹊跷?”

黑影再次郑重地开口回复着楚牧,语气之中的决绝,道出了他坚定的意见。

楚牧听着黑影的话,整个人陷入了沉思,火树银果的存在是确切的,毕竟东西就在自己的手上。

至于火树丛林的事情是杨辰提出来地………

想到这里的时候,楚牧整个人一下子慌了,火树丛林那里被下了禁制,没有族中特殊的进入方法根本就啊他可能进去。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刚才杨辰同他讲的是他和景公子一起去了火树丛林。

他们到底是怎么进去的?楚牧的心里边产生了疑问,后背出得都是冷汗。

自己莫不是引狼入室了,这杨辰为越王府效力,答应来自己这里莫不就是为了搞清楚渭水一族的秘密。

想到这种可能性楚牧额头上的冷汗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你们迅速安排人给我监视好雅苑那边,一旦有什么动静,记得告诉我,我要知道杨辰和景炎他们两个人的动向。”

楚牧突然之间如此慎重的交代,让暗司有些懵,但还是非常迅速地接了下来。

随后堪堪地退了出去,空间之中只剩下楚牧一人,在原地惆怅着。

紧锁着的眉宇透露着他此刻异常焦躁的情绪,很多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这让杨辰真地是自己引狼入室。

最后损害了他们族中的利益,那么他就是千古罪人。

心中备受煎熬的他,只能在心里面默默的祈求着,杨辰没有他意。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