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江薇双手合十,满心期盼的小眼神眨啊眨。

   傅东离细嚼了几口,没有给出答复。

   “到底怎么样嘛,好不好吃也得给个答复!”江薇急了,迫不及待的追问。

   “还行。”傅东离悠然道。

   江薇不悦的轻蹙眉,她这忙活了半天,就换来一个还行?

   她不服气,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自己品尝,味道马马虎虎,算是还可以,但是比起李嫂来还是差的很远。

   哪个环节漏了呢?不是一滚二放三闷吗?她都是按照流程来的啊。

   “挺不错的,你和李嫂做出来的是两个味道,李嫂是家的味道,而你是爱的味道。”傅东离倒是挺捧场的。

   江薇瘪瘪嘴:“这次是我失误,明天中午我还炒这道菜,争取超常发挥。”

   “冰箱里买了不少其他的,你不打算雨露均沾?”

   “怎么,你这是在嫌弃我做的菜了?”江薇眯起眼,显然这是一道送命题。

   傅东离轻笑,“我还不是怕你太累了,心疼你。”

   软萌少女清爽短发牛仔背带裤居家随性写真图片

   “难得放假我不怕累,对了明天你要去忙吗?”江薇问道。

   看着她的眼神里那不怀好意的笑,傅东离一时间只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地,特别警惕的看了她一眼。

   “你要干嘛?”

   “好久没出去放松了,我想出去玩玩!”江薇这段时间为了小卟点工厂的事情,以及性别娃娃的宣传,都没怎么好好放松,现在好不容易把一切都尘埃落定,不好好休息,那简直就是对不起自己。

   傅东离无奈一笑:“好,正好最近秋季,我们去看看枫林山。”

   “万岁!”苏向晚心里美滋滋的,就像是得到了糖吃的孩子似的,脸色的笑容止也不止不住。

   晚饭他们把饭菜吃的精光。

   江薇自觉地收拾饭桌,傅东离在一边打下手。

   洗好碗,江薇把洗碗池的四周也给收拾了一下,傅东离从她的身后一把搂住了她。

   “你做什么?”江薇的心头猛地一颤,心里毛毛的。

   “别动。”傅东离抱着她,温润的气息吐在她的脸上,“薇薇,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了吗?”

   每天和这个小女人同住一屋檐下却是什么也不能做,傅东离不知道自己忍得有多痛苦。

   江薇脸红了一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会负责的。”傅东离轻轻地抱着她悠然道。

   “……好。”江薇脸色红的几乎快要滴出血来。

   得到小女人的回答,傅东离立马公主抱带着她进了房间,温润的气息扑面而来,江薇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

   然而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却是突然响起,傅东离脸色一黑,江薇也是心头一紧。

   拿起手机,来电人是罗程锦。

   “说!”傅东离的怒意已经透过手机传达到了那头。

   罗程锦被他的语气吓了一跳,看了一眼时间,心里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他该不会是坏了他的好事吧?

   “东离救命啊,大事不好了!”罗程锦求救。

   “你被人绑架了?”傅东离的语气格外的阴森。

   罗程锦:“……”

   江薇在一边不免轻笑出了声来,嘴毒的傅东离还真是挺可爱的。

   罗程锦听到江薇的笑声,越发的肯定自己就是坏了人家的好事,轻叹口气接着道:“老爷子逼我娶亲,还是一个我不喜欢的富家小姐,东离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没空!”

   这臭小子坏他好事他还没跟他算账,现在居然还要他救他,他吃饱了撑着没事干了吗?

   “别介!东离,咱们兄弟一场,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们还说好了要去……嘟嘟嘟……喂喂喂!”

   罗程锦欲哭无泪,这典型的重色轻友啊!

   “你真不打算救他?”江薇问。

   罗程锦挺可怜的,虽然是富家子弟,但是很多事情都由不得自己做主,江薇心里有点同情他。

   傅东离黑着脸:“罗老爷子不是省油的灯,罗程锦作为罗家的独苗,有些责任是他应该承担的。”

   “可是联姻……”

   “好了薇薇,别人的事情我们就别跟着瞎掺和了,我们还是继续来完成我们刚刚没完成的事情吧。”

   傅东离的话让江薇脸更红了。

   只是今天大概是两人都没看黄历,这事情还没开始呢,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这次是江薇的手机。

   “樊九妄?”

   这人大晚上的打电话来是有病?

   “江薇,你最近有跟凌安安联系吗?”樊九妄有点着急。

   “怎么了,你不是不打算过问她的事情了吗?”江薇的语气淡漠的很。

   樊九妄道:“安安不见了,我刚刚想来给她送东西,发现她人不在,打她手机也没人接。”

   江薇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什么?”

   这不会啊,凌安安不可能再跑啊!

   “她的行李还在,应该不是跑路的样子,但是我总觉得不太安心。”樊九妄心里很是不安。

   江薇道:“你先在那附近找找,我们马上到。”

   说着便急忙切断电话。

   傅东离敛眉,“我去安排人查。”

   自打找到了凌安安之后,他们也就没在她的附近安排人盯梢,所以也不知道这大半夜的凌安安能跑哪儿去。

   ——

   凌安安不知道昏迷了多久,这才悠然的转醒,醒来率先入目的是周围破旧的环境,她努力地动了动,却发现自己的手脚被人绑的好好地。

   怎么回事?

   被绑架了?

   凌安安心头一紧,正准备努力挣开绳子,却是听到了脚步声,她立刻重新闭上了眼睛。

   “还没醒?”说话的是个男人的声音,“老三你他妈这是给人下了多大的剂量,该不会被你给弄死了吧?”

   老三骂骂咧咧的走过来:“你瞎说什么呢,我会没那点数吗?”

   “这人怎么还不醒?”男人蹙眉。

   “给盆水清醒清醒不就完了?”老三端起一边的一盆凉水,直接就对着凌安安泼了上去。

   秋季的天本身就特别冷,这一盆冷水下去,凌安安顿时觉得自己的心里就跟凉透了似的。

   这刺骨的冷,浇灌着她的全身。

   “啊——切!”

   打了个喷嚏,她悠然的睁开了眼睛,只见面前站着的是两个陌生男人。

   被称为老三的那个胖一点,还有一个瘦一点。

   “你、你们是谁?”

   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冷的,凌安安的牙齿都在上下打颤。

   “你看这不就醒了?”老三把盆扔到一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凌安安:“你就是小卟点的市场运营总监?”

   “你们是谁?”凌安安警惕不已。

   瘦男人笑道:“我们是谁有那么重要?有人花钱想让我们解决了你,不过我们哥俩瞧着你这丫头长得水灵,一下子解决了我们也于心不忍,所以就想留着玩玩。”

   “只要你能把我们伺候舒服了,我们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给你个全尸。”老三嘿嘿一笑,特别的猥琐。

   凌安安冷了脸:“你们还不如直接杀了我来的痛快!”

   “嘿,还有个不怕死的!”老三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后脑勺,很不爽,“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你们要是真的能弄死我,何必等到现在?你们绑架我,是有别的目的的吧?”凌安安虽然害怕,但是这脑子特别的清晰。

   这群人知道她的身份,也能查出她的住址,这肯定是一起有预谋的绑架案,既然是有预谋,那么她就一定有存在的价值。

   “小娘们儿还不算笨!”老三“呸”了一口,“把你们小卟点的核心机密给我交出来!”

   凌安安笑了:“核心机密?你们怕不是在说笑,我哪有什么核心机密,你们要是要这个,还不如去绑架江薇来的管用。”

   “你当我们傻?”

   绑架江薇那就是自取灭亡,这江薇身边时时刻刻都有傅东离,他们可不想招惹了傅家。

   “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市场部总监,能有什么实力去获取这个机密?你们也太高看我了!”凌安安很是讽刺的一笑。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瘦男人的脑子灵活一些。

   “少在这儿给我混淆视听,我们太清楚你是什么什么人了,凌安安你跟江薇的关系非同寻常,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公司的机密!”

   “我们关系非同寻常?”凌安安突然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老三不悦道。

   “我笑你们蠢啊!”凌安安冷笑:“我和江薇的关系是非同寻常,那个贱女人抢走了我心爱的男人!这种关系,怎么可能会寻常!”

   她话里的恨不像是假的。

   两个男人皆是一愣,这个版本他们怎么没听说过!

   “我爱的男人,一心一意的爱着她,明明她都有了傅东离了,为什么还要揪着不放!口口声声把我称之为闺蜜,可是却处处提防我,还设计陷害我,江薇!她是我的仇人!”

   “仇人怎么可能会告诉我机密?”凌安安恨意满满,“你们是她派来害我的演员吧?呵!那个女人还真是厉害,就算是我死,也得把我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不是,我们不是江薇找来的!”老三有点急,这女人之间的破事怎么那么复杂!

   瘦男人蹙眉:“你就那么讨厌江薇?”

   “我巴不得她死!”凌安安咬牙切齿,仿佛只要江薇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就能把她掐死似的。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