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君逍遥和羽云裳离的很近,彼此的呼吸都能察觉到。

羽云裳心如小鹿乱撞。

竟是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和酥麻感。

这对她来说,是从未有过的感觉。

可能,这就是见色起意……哦不,是一见钟情吧。

羽云裳的心里甚至已经开始上演了一出霸道神子爱上我的戏码。

殊不知,君逍遥只是单纯因君家隐脉之事而上心罢了。

“羽姑娘?”君逍遥道。

这女人怎么像呆了一样?

“哦,是这样的……”羽云裳回过神来,脸颊上更是不由升起一丝红晕。

然后便是将她知道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君逍遥。

听完之后,君逍遥陷入沉思。

秋天森女范白色毛衣美女傍晚唯美写真

而后露出冷笑道:“原来如此,已经不是阴谋了,而是阳谋吗?”

这个消息,无疑是针对他的。

金乌十太子等人的手段,已经不算是阴谋了。

直接是明明白白的表达了,他们要困杀君逍遥,就等君逍遥上门了。

君逍遥的身份,的确足以令许多人忌惮。

但太阳神山,古兰圣教,龙王殿三大顶尖不朽势力联合在一起。

也不用太过忌惮君家。

他们是敢杀君逍遥的。

当然,前提是他们有那个能力。

羽云裳闻言,急忙摆手道:“君公子,我可不是和他们一伙的,只是单纯告诉你这个消息而已。”

羽云裳生怕君逍遥误会,认为是她刻意透露这个消息,引君逍遥前去。

“多谢羽姑娘告知了。”

君逍遥对羽云裳温和一笑。

令人如沐春风。

羽云裳俏脸如云蒸霞蔚,美艳不可方物。

这男人笑起来,竟然该死地好看!

但一笑过后,君逍遥的脸色就变得面无表情。

眼神眺望远方,凝聚着无尽的冰寒。

他知晓,其实金乌十太子等人,一开始应该是准备抓君家的人。

君家隐脉的人,不过是被殃及的池鱼罢了。

“虽说如今隐脉并未回归主脉,但这是迟早的事情,而且他们也姓君。”

“我日后,可是要让这个君字,成为九天十地,诸天寰宇,无人敢招惹的姓氏!”

君逍遥一步踏出,速度迅疾,掠向消息中君家隐脉天骄被困的地点。

他不在乎什么阴谋阳谋。

对君逍遥来说,能用实力去解决的问题。

他向来不会过多去思考。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阴谋阳谋,都不过是小丑的把戏,只会引人发笑。

羽云裳见状,也是急忙跟了上去。

梵天同样好奇,跟随前去观视。

其余的天骄,就更不用多说了。

这种热闹,他们怎么会错过?

“快跟上去,听说金乌十太子,圣教的圣天一,还有龙王殿的小龙王都在那里,这一场戏好看了。”

大片的天骄腾空而起,如黑云一般遮天蔽日,紧随其后。

这可不同于君逍遥和秦无道的战斗。

金乌十太子,圣天一,小龙王玄烨。

这其中,哪一个人,都不会弱于秦无道。

他们都是终极古路上万众瞩目的天骄,且是各大不朽势力的核心传人。

没有任何天骄,有把握说能稳稳压制这三人。

但君逍遥听完消息后,太淡定了,像是根本没有把这三人看在眼里。

再联想起他三招解决了秦无道。

众人觉得,可能会有一场震惊四方的大战将要展开。

就在君逍遥赶往消息中的地点时。

在被困的君家隐脉天骄这边。

周围已经是汇聚了成百上千的修士。

他们目光看着杀阵中君家隐脉的天骄,眼神中有着一丝怜悯之色。

君家主脉和隐脉,同为君家,差距竟然这么大。

主脉的君家神子,横推四方,几乎一手击穿了整条终极古路,堪称无上禁忌中的禁忌,无人敢惹。

而君家隐脉,却如此凄惨,被困杀阵之中,挣扎求生。

这差距有些大,令人唏嘘。

“君家隐脉,讲究避世,十分低调,但现在还是免不了这种下场。”有修士摇头道。

和君家主脉相比,君家隐脉似乎有些低调过头了。

扮猪扮久了,真变成猪了。

“这倒也不一定,君家隐脉的顶级天骄还未到来。”也有人持保留意见。

君家隐脉的君殷皇和君倾颜,虽然名声不显,但他们也绝对强大,只是行事比较低调而已。

杀阵之中,原本十几位君家隐脉天骄,只剩下了四五位。

而且浑身都是伤痕累累。

金乌十太子等人,虽没有主动出手攻击他们。

但光是杀阵,就足以威胁到他们。

他们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咳……”

君蓝汐一身蓝裙多处破碎,露出晶莹如雪的肌肤。

映衬着鲜红的血液,显得分外刺目。

“再这样下去,我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君蓝汐的蓝色眸子里也是隐隐流露出一丝绝望。

先不说他们能不能破开这杀阵,即便能够破开,金乌十太子等人也不可能放他们离去。

“坚持,只要坚持到殷皇大哥到来,我们就能活。”君炫明此刻也是脸色苍白,身受创伤。

“你之前出来时可没有和他们打过招呼,是偷跑出来的。”君蓝汐美眸恨恨地瞪了君炫明一眼。

早知道会是这般结果,她当初就该直接拒绝。

但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

“我怎么知道我们会被针对,都是因为那主脉的君逍遥,我们完是被牵连的!”君炫明咬着牙,愤恨道。

他觉得,如果不是君逍遥招惹了太多的敌人。

他们隐脉也不会受到牵连。

君蓝汐闻言,着实不知道说什么好。

君炫明不去恨困杀他们的金乌十太子等人。

反而去恨为君家扬名的君逍遥。

君蓝汐不愿再多费口舌。

这次难关若能渡过,她发誓,绝对不会再和君炫明这样的人有任何交集。

“但是……”君蓝汐感受着自己体内空虚匮乏的法力,露出一抹苦涩的笑。

这一关,她估计是难渡了。

在杀阵之外。

三道身影,如千古耀阳一般凌空踏立,释放出无尽光华与威压。

正是金乌十太子,圣天一,小龙王玄烨三人。

此外,还有太阳神山剩下的四位太子,以及古兰圣教和龙王殿的一些天骄,守在外围。

“十太子,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一个君家人前来。”龙王殿的小龙王玄烨皱眉道。

他身着黄金龙甲,手持黄金龙枪,周身龙气缠绕,气息强绝到顶点。

“没错,我还未去寻找其他机缘,若是在此耽搁太长时间,无疑是浪费。”圣天一同样语气沉凝。

葬帝星中的机缘很多,他们在此拖延太长时间,无疑是一种浪费。

“我相信他若得到消息,一定会来的,而且,现在若不出手,之后再想镇压他,就更难了。”金乌十太子沉声道。

他觉得,哪怕浪费再多的时间,只要能够镇杀君逍遥,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是这群诱饵坚持不了太长时间啊。”玄烨目光看向杀阵。

噗嗤!

又有一位君家隐脉的天骄,被诸多杀光绞成了血沫!

君炫明看到这一幕,眼中浮现出恐惧之色。

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他身为君家隐脉的人,一直十分自豪。

但现在,他却发现,君家隐脉的身份,并不能产生震慑的威力。

很简单,因为君家隐脉的影响力,远不如君家主脉。

若不是还挂着一个君家的名头,很多人甚至会遗忘他们。

这时,杀阵之中,再度有无尽杀光浮现。

这一次的目标,是君蓝汐!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