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

蠢蟒发出“咝咝”的叫声,收拢了翼蟒。有殷东参战,偷袭了大量的高阶红腹锦鸡,翼蟒群的伤亡不大,整个族群的战力仍然十分强大。

它没再答理残存的红腹锦鸡,率着族群直扑藏在丛林中的六个人类。殷东跟它讲过,把他们逐出万兽山脉,不能弄死了。

这让蠢蟒很烦躁,经过刚才一战,血腥的杀戮激发了它的凶性,现在它就想去找几个老仇家大肆杀戮,可殷东竟然让它去驱赶这几个人类?

“咝咝……”

蠢蟒嘶叫着,腥红的大眼里凶光毕露,带着狂暴的气流,冲到离得最近的楚老祖面前,张开大口就朝他狠狠咬去。

殷东只是让他不弄死这几个人,咬伤没关系吧?

蠢蟒一口咬在楚老祖的左肩上,“咔嚓”一声骨头被咬断了声音响起,它猩红的大眼里闪着狡黠得意的光,它可没有违背主人的命令,不是吗?

进入这个小世界的主脉老祖,又添一残废,而且都是蠢蟒造成的。要是让主脉老祖们知道了,这条蠢蟒是殷东的兽宠,绝对要阴谋论,认定是他幕后主使。

“撤!不要战!”

三老祖大吼一声,冲过来抓住受伤的楚老祖,飞快的朝远处逃去。

万兽山脉山高林密,是凶禽猛兽的天堂,无数外界消失的异种都能在这里找到。三老祖可不敢让翼蟒群把他们围住。

戴眼镜的萌女孩暖暖治愈系生活照

他们六个人的实力加起来,就算比红腹锦鸡群强一点,但也强得有限,现在又伤了一个,加上一个居心叵测的分脉五老祖,要是让翼蟒群被围,后果难料!

这一刻,就算不知道蠢蟒是殷东的兽宠,连鸽派的三老祖也开始忌惮五老祖了,其余像李老祖那些人,更是下意识的摆出戒备的姿态。

五老祖心塞。

只是,有些话大家心知肚明就够了,不能挑明。

或者说,他们这一脉没有挑明的资格,在他们这一脉没有戒备时,就被主脉榨光了利用价值,现在己经是所有分脉最弱的一支,必须依附于主脉了。

如果说,以前大家一团和气的时候,五老祖还能自欺欺人,现在就不能再自己骗自己了。主脉,对他们这一脉包藏祸心。而其余几脉谋求自立,除了有野心之外,也是为了自保。

不过,现在说再多都没用了,他们这一脉除了隐忍,只能隐忍!

五老祖面上不动声色,不经意间落后一截,还顺手采集了一些松菌,加上他刚才杀了一只落单的红腹锦鸡,等下可以吃叫花鸡了。

主脉的几位老祖暗中传音商量之后,索性连最后的遮羞布都撕掉了,由鹰派的李老祖开口对着五老祖说:“老五,接下来我们分头走吧,各寻各的机缘。”

这是要把他独自撇下了?

五老祖心里有预感,可他们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一点脸都不要了?

能进这个小世界,也是沾了他们这一脉弟子殷东的光,刚过了河,他们就要拆桥了?

他看了一眼面色沉寂的三老祖,没想到连这位都不维持伪善的假面目了,心头更加警惕,表面上却是淡淡一笑,问道:“在这座山脉中分开,太危险了吧?”

楚老祖受伤了,心情恶劣,口不择言的斥道:“有跟我们在一起,我们会更危险!老五,刚才我们都躲在山林中,翼蟒群为什么朝我们冲过来了,而且翼蟒王还恰好咬伤了我,难道不要解释一下?”

五老祖气得青筋暴跳,老眼中精芒大盛,也不废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主脉的鹰派,想灭掉所有分脉,不是什么秘密,想动手,就索利点!别跟个老娘们儿似的,唧唧歪歪的!”

话音落地,他整个人的气势一变,须发无风自扬,反手拨出背在身后一把不起眼的刀,就见一道艳丽的血光暴闪,而他露在袖子外的手腕和手背上,布满了虬曲狰狞要青筋,显然他要动用这把刀,也是有些吃力。

三老祖神色一变,沉声道:“老五,竟然要用血刀对准同门!”

五老祖哂然一笑,眉眼间浮现一层狠厉,桀骜笑道:“同门?确定,们是拿老子当同门,不是让随手可以打杀的狗奴才吗?老三,要点逼脸吧!”

“!”三老祖怒极,双眸流转之间,透字典两道凌厉锋芒,浑身更是散发着一股强横无比的气势,朝着五老祖辗压而去。

其余的老祖们,也都各自放开气势,汇聚在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气场,将五老祖笼罩在其中,也让周围山林中一些凶兽无不是蛰伏,瑟瑟发抖。

“哈哈哈……”

五老祖大笑起来,笑声中,透着悲凉,沧桑,还有……悔!

不值得啊,他们这一脉多少年来为主脉的付出,真是不值得,他真是后悔了,不该要求他们这一脉的弟子,任主脉予取予求。否则,这一个小世界,完可以成为他们这一脉崛起的契机!

想必,主脉这几个老祖,也是想独占这个小世界,所以,才会扯掉那层遮羞布,公然跟他翻脸的吧!

这样一来,他是逃不掉了。

只希望殷东那小子机灵一点,别被主脉这些老东西抓到了。

一时间,无数个念头在五老祖心头闪过,他的手握着散发着血腥暴虐气息的大刀,握得更紧了。

就算是他死,也要给主脉这些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一个铭心刻骨的教训,让他们懂得,他们这一脉是不争,而非不敢争!

这时,从血色大刀上散发着的狂暴血腥气息,跟压着这一片古林的气场撞击,有狂暴的气流激荡,飞沙走石,树断草摧,显然双方这一次气势之争,拼了个旗鼓相当,五位老祖联手也无法完辗压五老祖,而他也无法突破五位老祖的气场禁锢。

“老五,还不知道悔改吗?”楚老祖高声说道,并不是真心要劝五老祖,纯粹为了羞辱他。

山林深处,一道略显单薄的身影,踏立蟒身,从林梢处,远远的看向这边。这人,正是殷东,浓黑的夜色笼罩着他的身体,却掩不去他眼里的怒火。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