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药山镇之中,几乎每一座建筑之下,都会有一个地窑,这些地窑,都是数百年来,药山镇的炼丹师所建造。

炼制丹药,是一种极为耗费心神,耗费体力,对炼丹师的消耗极大,在这种背景之下,炼丹最好是不能被人打扰,选择静室是十分必要的。

药山镇的这些地窑,也就是为炼丹师所准备的静室。

某客栈的地窑,井上寿,鲁托夫,老希尔,沙坤,这四个来自海外的炼丹大师,此时表情都异常的凝重,盯着地窑的中心位置。

此刻在地窑的中心位置,一个身材矮小,穿着一身宽松长袍的小郎君,神情紧张的盯着面前的丹炉,在小郎君的掌心之中,燃烧着炙热的火焰,烘烤着悬浮在半空之中的炼丹炉。

“此子心性之坚定,实在是叫我拜服,现在已经是三个多小时过去了吧,以他地级后期的修为,此刻体内真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此子的表情还如此的镇定,如此稳重的心性,在年轻一代之中,很少有人能和此子相比。”老希尔赞赏的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炼制四品高等丹药,消耗肯定是远远超过炼制其他普通丹药,小郎君要是跨过这道坎,将来在丹道的成就,不可限量呀。”沙坤赞赏道。

“恭喜井上寿大师了,收了一个如此心性坚定的徒弟,此子坚韧不拔的性格,简直是我平生觐见,米拉司机与这徒弟相比,简直是差上太多了。”鲁托夫有些羡慕的说道。

“哈哈哈,几位大师妙赞了,其实几位大师的徒弟也都不错,威廉,米拉司机,巴颂,不也都是年纪轻轻,就能炼制出来四品丹药?这等资质,比之华夏那些垃圾弟子,简直是强上多少倍不止。”井上寿一脸得意的说道。

“按照小郎君现在的情况来看,炼制出四品上等丹药乙木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凭借这等实力,这次炼丹大会,非小郎君莫属了,我们是不是可以提前,庆祝井上寿大师了。”老希尔有些嫉妒的说。

看着人家的徒弟,能拿到此等成就,不论是老希尔,还是鲁托夫,沙坤都是羡慕不已。

“哈哈哈,我这个徒儿,就是那种打不倒的小强,往往越是受刺激,越是能激发小郎君的潜质。就拿这一次来说吧,要不是那个李二蛋,刺激到了小郎君,小郎君绝对不会下决心,炼制四品上等丹药的。”井上寿大笑着说道。

气质美少女乌黑长发纯白毛衣碎花长裙私房写真图片

“哈哈哈,井上寿大师,按照这么说,小郎君还点感谢那个华夏的小子了。”老希尔大笑着说道。

“哼!感谢那小子?”井上寿冷哼了一声,目光落在了场中心,正在身灌注的小郎君身上。

“那个李二蛋,已经是个死人了。”井上寿声音之中,不含任何一丝感情的说道。

老希尔等人,都感受到了井上寿身上那森然杀气。

“井上寿大师,不会是想亲自动手,杀了那个李二蛋吧,这里可是华夏,可不是我们能乱来的地方。”老希尔眼眸之中,满是惊惧之色说道。

米拉司机,沙坤,也都是一脸的惊惧之色。

“井上寿,我还是奉劝,打消这种念头吧,要是动手,一旦泄露了风声,叫那个可怕的男人知道,就算逃回天照教,也难逃过那个男人的追杀。”米拉司机一脸恐慌之色的说道。

“十几年前,我亲眼见过那个男人,杀上我们血族,杀死我们血族四大高手,简直是太可怕了。”老希尔恐慌的说道。

井上寿,还有沙坤两个人,也都是脸色大变,一脸惊惧之色。

那个男人,华夏武道界传奇威震天,叫所有海外强者闻风丧胆的名字,就算是在这个密封的地窖之中,几个人也不敢提那个男人的名字。

“三位大师说笑了,我就算胆量在大,也不敢在华夏招惹是非。我虽然不会出手击杀那个李二蛋。但我了解小郎君的心性,小郎君就是睚眦必报的孤狼,那个李二蛋从他羞辱小郎君的那一刻开始,他注定就已经是个死人了,这个世界上,被小郎君惦记上的人,就没有一个人能活着。”井上寿一脸自信的说道。

“如果是小郎君出手,属于同辈之间的较量,就算是被那个男人知道了,那个男人也不会插手的。不过那个李二蛋貌似并不简单,井上寿大师,怎么就那么有信心,小郎君能够击杀那李二蛋,他可是李二蛋的手下败将。”老希尔好奇的问道。

鲁托夫,沙坤,同样也是一脸好奇之色。

“呵呵!我也不得不承认,那个李二蛋很强,小郎君正面与其对敌,绝对不是那李二蛋的对手。不过谁规定的,杀人是需要正面对敌的?”井上寿的脸上,划过一个极为阴冷的笑容。

“哦!井上寿大师,的意思是暗杀?们日升国的忍者,最为擅长这方面,小郎君绝对是忍者之中的翘楚,如果真的想要暗杀那个李二蛋,那个李二蛋还真就没有生还的希望了。”老希尔一脸喜色的说。

“哈哈哈,听说这个李二蛋,是华夏年青一代之中最为杰出的一个,将来成长起来,对我们海外势力来说,绝对是一个祸害,能把他扼杀在萌芽之中,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鲁托夫大笑道。

能够扼杀一个华夏杰出年轻强者,对于这些海外势力来说,那简直是天大的喜事一间,几个人已经开始幻想,李二蛋惨死的场景了。

而就在这时,地窑之中突然响起一声巨响,一股浓浓的药香飘散而出,井上寿等四个人,顿时都是心中大喜。

“丹成了。丹成了?”

四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场中心,此时就见场中心的小郎君已经站起身子,在其手中,静静的躺着一粒浑圆的丹药,在丹药之中,包裹着一层淡淡的光晕。

“乙木丹,丹韵级别的乙木丹,居然炼制出来丹韵级别的乙木丹。”井上寿忍不住哈哈狂笑起来。

“四品上等丹药乙木丹,而且还能炼制出丹韵级别的,在当今炼丹界,小郎君已经可以堪称年轻一点第一炼丹师了。”老希尔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一脸疲惫的小郎君,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用衣袖擦拭了一下脑门上的汗水,脑海之中突然回荡出一个可恶的嘴脸,当这个可恶的嘴脸在小郎君的脑海之中浮现,小郎君莫名的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上传来阵阵的疼痛感。

可恶的李二蛋,可惜不是一个炼丹师,否则我要在丹药大会上打败,然后丹药大会结束,我在用伟大的忍者暗杀术击杀,那就完美了。

想到此处,小郎君的嘴角微微翘起,脸上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