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姆走到鹰眼男子的面前,耀武扬威道:“你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让一个贱婢打扰我家公子休息,这事你务必要给我一个交代,否则我要告到总督府去,治你的罪!”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失职,是我的错!”列车长身冷汗直流,仓皇鞠躬。

但列车长鞠躬的方向并不是西姆与尼采,而是对着沈七夜。

在石麦国内。,有许许多多的矿区,总督才没有时间理会俩个土矿主,但是对上一位龙族人时,尤其是一位身份尊敬的龙族人时,那恐怕就不一定了。

总督即是比克省的最高领导。

“将这个小孩子处以鞭刑!以表示对沈公子的尊敬!”西姆对列车长直接下达了自己的想法。

“对,起码要一百鞭刑以上!”尼采也跟着叫嚣道。

随着这边的事态发展,以沈七夜这节车厢为中心,前后两节车厢,上百个石麦国平民,都将目光看向了这边。

当他们也发现了一个小女孩冲撞的是龙族人,大多数平民都被吓了个半死。

“我的天那,这一趟比克省的火车里,怎么会有一个龙族人啊。”

“龙族人不都是在麦城呆着吗,怎么会来比克省?”

“那个该死的小女孩在干什么,她竟然冲撞了一个伟大的龙族人。”

清纯的私房美艳的面容

“你们快看啊,那个小女孩疯了,她已经完疯了,她闯入车厢还不够,她还在向伟大的龙族人走过去!”

就西姆与尼采在讨论着该怎么给这个小女孩处罚时,那小女孩竟然直接走向了沈七夜,而且就在她脚边蹲下,抱起了她最心爱的小白球。

“贱婢,你在干什么,你知道不知道沈公子是来自野狼山大陆靖国的公子,你怎么敢靠沈公子靠的那么近啊!”西姆捂头惊呼道。

“回来,否则总督都保不住你!”

尼采也是被这个小女孩脸色吓白了,他们程将沈七夜当成祖宗来伺候,可是一个不知道从哪个冒出来的小女孩,然跟沈七夜靠的这么近?

这个异族小女孩的举措,不光吓坏了西姆与尼采俩兄弟,列车长,列车员,这一趟从麦城开往比克省的几千名乘客,都恨死了这个小女孩啊!

“该死,该死,她是想害死我们车的人吗?”

“这个贱婢的母亲呢,还不快跑过去给龙族人下跪道歉啊!”

“上一次有人在麦城得罪了一个龙族人,他们族都死了。”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要跳车啊。”

话音刚落,几个被吓破胆的异族大汉,直接翻身跳下了急速行驶的列车,断腿总好过没命吧。

就在更多人都想要跳车时,那小女孩看出了沈七夜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可怕,她非常乖巧的拉着自己裙边,对着沈七夜行了一个礼,然后坐在了沈七夜的旁边。

“先生,我刚刚玩小白球跟妈妈走散了,我能跟您坐一块,直到我妈妈来找我吗?”小女孩仰头看着沈七夜问道。

其实从始至终,沈七夜都觉得西姆与尼采在小题大做,他淡淡挥了挥手,让西姆与尼采,列车长都出,然后继续将目光看向了窗外,欣赏着岚月大陆的沿途风景。

“好!那你别在乱跑了,相信你妈妈很快就知道你在这了。”

“谢谢尊敬的先生!”

俩人对答如流的画面,让平日里能言会道的西姆直接傻眼了。

“这…..”

沈七夜竟然不介意与一个异族的小女孩坐一块?

虽然西姆与尼采也是异族人,但他们好歹也是有身份的矿主,异族人中地位中比较高的那种类型。

但这个小女孩一看就异族人中穷鬼,看着沈七夜不介意与一个异族红发蓝眼的小女孩坐在一块,西姆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眼瞎了。

“大哥,那我们该怎么办?沈公子似乎不介意被这个小女孩打扰到?”

站在车厢的门口,尼采也不拿不定注意,西姆想想也是,从飞艇上相遇开始,沈七夜对于种族的瞥见,并没有像其他的龙族人那么芥蒂。

但这不等于说,西姆会放纵小女孩继续胡搅蛮缠着沈七夜,这样也等于拉低了他们俩兄弟的档次。

“列车长,你还傻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把这个贱婢的母亲找过来?信不信老子去总督那告你,治你一个懈怠伟大的龙民族的大罪!”西姆回过头来,便对着列车长趾高气扬的呵斥道。

在他们俩兄弟退出车厢的同时,列车长哪还呆在这里面,与一个伟大的龙族人呆一块啊!

“是,是,我这就发动人员去找。”说,列车长便回头去找人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