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姹紫嫣红】

狡诈学派特殊技能

掌握要求:特殊奖励

消耗/限制:无

被动效果:当的攻击使目标流血时,将恢复等同于该伤害及后续流血伤害总量10%的生命值,无法对自己生效。

主动激活:失去被动效果,为使用者附加一种可选特质,当所有特质均未处于冷却状态时,重新获得被动效果。

特质【痴情之红】:可以为一个异性目标施加【痴情之印】,【痴情之印】持续30秒,在此期间内,对其造成的所有伤害由来承担,当【痴情之印】消失或被移除后,对目标造成承担伤害总额的150%真实伤害,冷却时间3小时。

特质【迷情之黄】:标记一个目标,当对目标发动技能攻击时,从随机方向生成一个告白身影同时对其发动攻击,若两次攻击全部命中,则返还释放技能50%的冷却时间,冷却时间15分钟。

特质【深情之蓝】:锁定两个彼此之间为异性的目标,当对其中一方造成伤害时,该伤害由另一方承担,造成五次伤害后停止,冷却时间1小时。

特质【绝情之黑】:当击杀目标后,获得一层【杀戮欲望】效果,持续3秒,每层【杀戮欲望】都会使的移动速度提高10%,该效果可无限叠加,中断后进入冷却状态,冷却时间30分钟。

特质【苦情之白】:锁定一个目标,当其对造成伤害时,受到的伤害为200%,可以随时解除此状态,并在接下来的十秒内获得增益状态【悲愤印记】,锁定期间内每损失1%生命值,【悲愤印记】就会为提供1.5%的伤害加成,印记存在期间,无法以任何形式恢复生命值,冷却时间1小时。

卧蚕美女清纯可人甜美写真图片

特质【????】:尚未满足使用条件。

【备注:走在昼夜的夹缝之上,钟表滴答作响,我蜷缩在毛毯下,零度的夜还未央;在血色的月光中欢唱,暖灯有些昏黄,我颓坐在窗沿旁,斜四十五度忧伤;彼岸的歌声在回荡,戏谑而张扬,抬头仰望,雨打湿了我的衣裳;殷红的恨慢慢流淌,在黑白的琴键上,欢喜淹没了悲伤,近些,再近些,想被的温度灼伤;怯弱的拾级而上,虚掩的门被轻轻叩响,冰冷的刃锋反着微光,近些,再近些,自私的歌只能为而唱;红色音阶是自私的爱,孤寂,动摇,自甘堕落,黄色音阶是热情的爱,失控,焚尽,旋转沉没,蓝色音阶是任性的爱,沉重,决绝,残忍脆弱……近些,再近些,自私的歌只能为而唱,近些,再近些,自私的歌听自私的我唱。】

……

毫不迟疑地学会了这个挂出去至少也能卖到五位数(现实货币)的技能,墨檀对气鼓鼓的羽莺眨了眨眼:“应该知道这玩意儿有多值钱吧?”

“差不多吧。”

羽莺看着墨檀手中那本已经失去效果,正飞快地分解成灰烬的技能书,抱着胳膊撇嘴道:“不过老娘爱财,取之有道,既然那东西的备注已经写得很明白了,与其欠那么大个人情,还不如直接把它当做报酬给呢。”

墨檀咂了咂嘴,张开双臂冲羽莺扑了过去:“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爱上了!”

“滚!!”

用一记干脆利落的回旋踢将墨檀踹飞后,少女满脸嫌弃地摆手道:“反正现在咱俩算是扯平了,希望以后不要自作主张地觉得我有欠人情。”

坐在地上的墨檀挲姿着下巴,皱眉道:“话不能这么说,说到底还是我主动提出让带我来这里玩的,所以严格来讲的话应该是我欠人情才对。”

“哦?”

羽莺挑了挑眉,干笑道:“反正要是敢跟我说肉偿什么的,我就跟拼命。”

“肉偿不需要么?”

“不需要。”

“真的不需要么?”

“真的不需要!”

“在我这张英俊到天怒人怨的脸面前,敢发誓说自己一点儿都不动心吗?”

墨檀一脸不信。

“我敢啊。”

羽莺秒答。

“嘁,以后可别说我没给过……嗯?”

墨檀撇了撇嘴,刚想要说什么,随即就是面色一变,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卷轴快步走到羽莺面前,毫不犹豫地将其撕开了。

两秒钟后

自由之都,暗巷区,布瑞尔大道二十二号

伴随着一阵扭曲的银光,墨檀和羽莺的身影逐渐从空气中浮现,并在短暂地延迟后飞快地由虚影化为实体。

看着周围那算不上熟悉的景物,明明只出差了两天却总觉得自己已经离开一个来月的羽莺只觉得恍若隔世,并在短暂地愣神后整个人都振奋了起来,情绪波动之大甚至到了原地发光的程度!

不过开心归开心,抱怨还是要抱怨的。

“喂,传送之前就不能先打声招……诶?”

转头望向自己身侧的羽莺并没有把话说完,因为刚才还在她身边的墨檀已经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下一秒,少女视野角落处的消息栏闪了一下。

【事儿办完了是吧?赶紧回来加班,不然下下个月的薪水就要扣没了。——君芜】

“檀莫个@#¥%!!!”

还以为自己能歇个半天的羽莺一脚踹飞了旁边那把椅子,一边愤怒地咆哮着,一边从行囊里拿出那件女仆装往自己身上套,动作熟练的让人心疼。

……

同一时间

【您已紧急断开连接,请选择是否重连】

“……”

【您已紧急断开连接,请选择是否重连】

“嗯。”

【重连开始……】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回来,绝对中立的黑梵,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

游戏时间PM13:21

圣山苏米尔主峰,启迪圣殿偏殿,黑梵的房间

墨檀机械般地从床上坐起,歪头看着窗外那一碧如洗的晴空,表情平板而呆滞。

此时此刻,位于此地的墨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哪怕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哪怕仅仅只是发泄性质的喃喃呓语,他都说不出来。

现在的自己,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纯粹……

说的更准确些,在无罪之界中身为‘黑梵’的自己,对于当前人格的‘墨檀’来说,可谓是前所未有的纯粹。

无需为与当前性格相悖的种种问题去困扰,这种事只会在这个游戏里发生。

无罪之界,这个游戏奇迹般地可以让墨檀的任何一面摆脱束缚,赋予了他前所未有的自由。

至少在今天之前,当前人格下的墨檀始终都如此以为着。

但事实上,枷锁其实从未消失,只是在特定时间将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到宛若隐形了一般……

并在必要的时候,对它那自欺欺人的主人发出嘲笑。

游戏中的自己是不完整的。

直到现在,墨檀才明白了这个道理。

【黑梵】这个角色只是【墨檀】这个人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罢了,就这么简单。

换而言之,喜欢那个名叫语宸的女孩的,也只有墨檀这个人的三分之一不到而已,而能够让语宸问出之前那个问题的,也只有墨檀这不完整的一面而已。

很荒谬,但一点都不可笑。

这是比出身、家世、性格之类等问题更加难以逾越的天堑。

一个无解的死局。

一场只要不算恶果,就注定没有结果的感情。

一份明明是‘墨檀’这个人的责任,却只有现在这个自己会承担痛苦的不公平。

“还真是有够讽刺呢……”

他木然地看着对话框中那些字字透着担心的消息,却是一个字都不知道该怎么回。

咚咚咚~

就在这时,叩门声响起,墨檀还没反应过来,只是象征性敲了两下门的女骑士就冲了进来,然后一脸紧张地看着墨檀,过了好一会儿才狠狠地松了口气:“前辈醒了!”

“嗯。”

墨檀勉强挤出了一抹微笑,对依奏微微点头:“出什么事了?”

后者愣了一下,然后用力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只是因为前辈从昨天早些时候开始到刚才一直都在睡觉,所以……”

“抱歉。”

墨檀站起身来,走到窗前头也不回地轻声道:“让担心了。”

依奏摇了摇头,表情复杂地快步走到墨檀身侧,小心翼翼地看着后者的脸色:“那个……是不是因为我之前强迫前辈出去透气,所以才……唔……真的很对不起,我之后才想起来这里的气温很低,空气也比别的地方稀薄,虽然我不会有任何负担,但前辈只是个牧师……那个……”

墨檀转头看着满脸懊恼,恨不得自裁以谢天下的女骑士,连忙打断道:“想多了,我的身体素质还没那么差,说真的,稍微晒晒太阳之后我觉得身体好多了。”

“真……真的是这样吗?”

依奏用一种‘不要安慰我’的眼神看着墨檀。

“就是这样,别胡思乱想了。”

墨檀一脸严肃地坚持道。

“总之,前辈没事就好!”

依奏这才松了口气,语气也跟着变得轻快了不少:“前辈饿了吧,我这就去拿点吃的过来!”

“我现在不需要吃的。”

墨檀慢慢地摇了摇头,轻声道:“我需要……”

他沉默了半晌,经过了严谨、缜密、切实的思考,才缓缓吐出了后半句话,以此时此刻立于此地的,被系统判断为‘绝对中立’的,他自己的名义……

“发泄一下。”

……

十分钟后

圣山苏米尔主峰,战争大厅,二层指挥室

“什么事儿这么着急啊?”

匆忙赶来的火焱阳走了进来,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负手站在沙盘后的墨檀。

“之前跟说的事……”

墨檀并没有回答火焱阳的问题,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面前的沙盘上那些棋子,眉头轻蹙地问道:“讨论出结果没有?”

火焱阳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差不多了,提出的可能性导师他们都很重视,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天应该就可以开始组织……”

“太慢了。”

墨檀淡淡地打断了满脸写着‘哥办事效率就是高’的火焱阳,沉声道:“我已经很清楚地分析了邪教徒留有后手的可能性,也说过不能让局面的走势被对方把持在手里,结果竟然还需要一两天的时间……说真的,们苏米尔真的想好好打赢这场仗么?”

也许是因为墨檀很少会露出如此强势的模样,莫名有些发虚的火焱阳尴尬地挠了挠头发,讪讪道:“那什么,毕竟之前大家一直都很辛苦,现在好不容易能……”

“那就让大家再辛苦一点,回去跟那些能做主的人说一下,最晚明天中午,必须准备出两支具备一定规模的队伍,至少不能小于那群在山脚下偃旗息鼓的邪教徒。”

墨檀将两枚白色的棋子扣在沙盘上,双眼微微眯起:“一支绝大多数由NPC组成的精锐,由我指挥,一支由所有接到‘保卫圣山’任务的玩家和少量NPC组成的大部队,负责带队。”

火焱阳吓了一跳,大惊道:“两支?!”

“没错,两支。”

墨檀点了点头,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什么问题么?”

“问题大了好不好!”

火焱阳干笑了两声,抬起右手比了个2:“两支规模不小于山脚那些邪教徒的部队,凑倒不是说凑不出来,但是这样一来,山里基本除了老弱病残和伤员之外也就没人啦,人家再打上来的话咋整?”

“没关系,既然他们已经把战线缩回去了……”

墨檀随手将三枚白棋在沙盘上代表着苏米尔主峰的位置上排成一行,然后伸出食指轻轻点亮了对面的两枚黑棋,平静地说道:“想要再上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但是……”

“放心,我这个人还是蛮贪的。”

墨檀笑了笑,打断了火焱阳:“如果有得选的话,我什么都不想牺牲。”

火焱阳和侍立于墨檀身后的依奏交换了一个眼神,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所以到底想干什么啊?”

“不再畏首畏尾,抓紧时间用最优解把问题处理掉。”

墨檀坐倒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又恢复成了平时那副压力山大的模样,下一句话却是让火焱阳和依奏两人同时身形一震……

“比如在收集到一定程度的信息后,把圣教联合那些闲得发慌的家伙拉下水,打一场双线决战,直接端掉那座呓语城什么的。”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