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厨房门口,张居正哭笑不得的看着里面乱哄哄的一片,感觉完看不透这位相交已有三年的好友。

刚开始接触只是觉得投契,后来在宁波城被钱渊强留搭救,张居正才正式将其纳入视线之中。

之后这位好友巧使妙计,没两年就名声鹊起,其才略、口才还有睚眦必报的性情广为人知,即使是朝中也颇有议论。

说句不客气的话,遍数朝中文武百官,知道钱渊这个名字的绝对比知道张居正的多的多。

虽然知道钱渊不可能,也没心思去走储相那条路,但张居正心情还是不太好……直到今天被徐阶单独召见。

可能直到现在,张居正依然没有招揽党羽的念头,但他已经不自觉的尽量去接触那些有可能登上舞台的年轻士子,这也是他这些天日日夜夜泡在随园的原因之一。

徐渭、孙鑨、陈有年……都算得上是东南名士,但张居正能一眼看穿徐渭偌大才名下的苦楚,孙鑨的明哲保身,陈有年的刚强直率,但总是看不穿正在厨房里忙活的这位好友。

气节无双是他,性情悖懒是他,神机妙算是他,牙尖嘴利是他,巧言善辩是他,入京后一手搅动风云,简在帝心。

但张居正实在看不懂钱渊的那些选择,为什么会如此坚定的支持胡宗宪,为什么会一出西苑就将徐璠揍得满脸开花?为什么却在严嵩、徐阶之间来回摇摆?

还有今天发生的一切……早上还满脸不乐意,进了徐府言语中几次对徐璠冷嘲热讽,出来的时候带了包松萝茶,回府后第一时间钻进小厨房,把所有灶台上的仆役、婆子都召来,据说是研究什么新菜式?

今天又上门的孙铤往里面凑了几步,张居正跟在后面垫着脚往里看,里面铁匠、木匠正围绕在钱渊身边唯唯诺诺,几个婆子正在揉面团,忙的不亦乐乎。

最倒霉的是张三,手里拿了根勺子不停的在锅里搅拌,累的左右手不停换来换去,一旁的钱渊还时不时回头看上一眼,嘴里催促。

美女走在前进的铁轨上

“锅里是什么?”

“牛乳。”孙铤小声嘀咕了声,鼻子抽了抽,“好香!”

一直忙了一个多时辰,钱渊才端了个大盘子走出厨房,招呼众人来尝尝鲜。

“没见过这般糕点,方方正正的,模子也太简陋了。”

“没见过,苏杭糕点店肯定没有,那白色的是什么?”

“牛乳吧,听说是展才让人去城外买来的,好香啊。”

钱渊操起一把匕首将糕点切开,用小盘子装上殷勤的一一递过去。

虽然设备简陋,但模仿的也有四五成像,这个时代的人哪里见识过奶油,那种独特的馨香让众人纷纷动手。

“甜,好甜。”冼烔第一个嚷嚷,他是随园里最受欢迎的那个,年纪最小,什么心情都摆在脸上。

张居正尝了口,那奶油如水一般入嘴即化,一股香甜味充斥口腔,令人回味无穷。

一旁的张三看着众人异口同辞的大赞,忍不住脸颊动了动,他记得三年前少爷刚刚弄出洗糖法的时候,就是让自己先尝尝……

……

天色渐暗,虽然还能看得清,但头顶的月亮已经高悬,小七揉了揉酸疼的手腕,脸上熟练的堆上甜甜的笑容,径直向小楼方向走去。

“姑姑。”

徐四小姐一个激灵,努力支撑着转头笑道:“小七,这次……”

“祖母这是为了我好啊。”小七笑着又盘腿坐在椅上,“侄女那笔字和姑姑比起来……自个儿都看不过去。”

脸上笑着,心里却在咒骂,不过她并不是在咒骂祖母张氏,而是钱渊……要不是这家伙,自己好端端的能被罚抄佛经,到现在手腕都酸的动不了!

事情是明摆着的,张氏是徐阶的续弦,而徐璠是原配所生,小七和徐四小姐虽然年纪相近来往密切,但在张氏心目中的分量却是有天壤之别的。

类似的事情在她身上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事实上前世她就经历过,论文的第一作者被老师抢走……她并非心里无怨,只是她很清楚,在没有能力的前提下,一切的反抗都没有实际意义。

而在这座后宅中,祖母张氏拥有最高的权力。

徐四小姐顿了顿,将两个丫鬟打发出去,亲手沏了杯茶端过来,“姑姑是说那首诗……”

“妙手偶得,侄女也用不着,姑姑用得上最好。”小七认真的说:“只可惜是两句残诗。”

徐四小姐细细看了几眼,才释然笑道:“纵使只是残诗,也足以流世。”

“咦,姑姑这是……”小七视线落在衣架上,那儿挂着十几件各式各样的衣裙,“嘿嘿,姑姑准备的够早的啊。”

“住嘴,只是翻出来看看而已。”

“不就是相看嘛,明天吗?”

“没有的事。”徐四小姐将衣裙胡乱塞进橱子里,头也不回的突然问:“小七,到时候和姑姑一起去,帮姑姑看看。”

“才不去呢。”小七放下腿,脚尖在空中一挑一挑,“姑姑没看过话本啊?”

“什么话本?”

“陪着闺蜜好友去相看,结果男方误中副车……”小七捂嘴笑道:“咱们还是姑侄呢。”

徐四小姐心里一松,暗想母亲担心太过了,不禁心有愧疚,想了想说:“前几日母亲赏了只金步摇,就给你吧,堵住你这张嘴!”

看着姑姑进了内室,小七脸上的笑容渐渐消逝,起身走到窗边,微微推开窗看去,不远处的小树林正被北方吹的呼呼作响,鸟儿鸣叫着忽起忽落。

她前世性子要强的很,是个典型的都市独立女性,虽然工作很忙,但闲暇时随心所欲,能缩在床上看上几天几夜的泡沫剧,也会和朋友们约着出去逛街,更多是独自一人去外地旅游爬山。

如今却被锁在这小小院子里,哪儿都不能去,什么都坐不了,还不如外面林子里的鸟儿。

这样的日子真是过够了,她不知道能支撑到什么时候,出嫁也不过是从一个笼子移到另一个笼子,就算出家,也不过是笼子略微大了点。

原本以为此生不会有任何变化,却意外的寻找到一个同行,小七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希翼。

“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虽然是千古名句,但在历史长河中并不算特别亮眼,她从屏风的缝隙中清晰的看见了钱渊脸上的惊愕,那绝不是看到佳句的反应。

再加上那座随园,还有据说要编写的《随园食谱》,她相信自己没有判断错。

在这样的时代,不管那个人是好是坏,是忠是奸,至少肯定能给予自己这个时代最大的空间,小七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钱展才之名在这座后宅中也颇有人议论,从各个方面来说,应该是个金龟婿。

“找了好一会儿,总算找到了。”徐四小姐手持金步摇走出来,“看,多漂亮。”

小七笑着走过去,她知道,这支金步摇虽然不错,但在姑姑的收藏中只能算是中档。

不过,她不准备收下这支金步摇……一旦收下,说不准第二天就又要去抄佛经了。

“啁啾,啁啾……”

有鸟叫声在耳边响起,小七脚步一顿,手指向了鸟笼。

提着鸟笼走出小楼,默默回了屋,随便吃了几块点心,靠在窗边,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伸出手拆开鸟笼,捧着那只画眉鸟放在窗边的桌子上。

“啁啾,啁啾!”

“飞吧,飞吧。”她趴在桌上,两只手垫在下巴上,嘀咕道:“都放了你,还不快快飞走。”

好一会儿之后,那只画眉鸟尖嘴在桌上啄了几下,扑哧这翅膀跳到窗台边,又努力扇着翅膀,居然钻回鸟笼。

“噗嗤,倒是聪明的紧。”小七笑着将鸟笼门关上。

外面的空间虽然宽广无垠,但画眉鸟如果真的飞走,说不定连明日的太阳都看不见。

和画眉鸟不同的是,她相信自己有活下去的能力,但首先,需要从这笼子里逃出去。

那个男人能成为打开鸟笼的人吗?

标签:

推荐文章